当前位置 主页 > 产业概述 >

放好枕头

  

大约20分钟后,突然有一位外籍女乘客走进前服务间,我发现她面色苍白,额头满是豆大的汗珠,嘴唇微微发紫。我急忙让她坐下,倒了一杯温水并递给她一条热毛巾,“请问您哪里不舒服”,我着急的想知道她目前的情况,谁知她根本听不懂我的话。“can i help you?”她还是摇摇头。此时头等舱乘务员腾飞反应十分机敏,她告诉我登机时曾听到有个中国旅客用俄语和别人交谈过。我立即让她去寻找这位旅客,并进行了广播。同时告诉后舱乘务员刘芳立即调整一排空座位。这时,腾飞和一名男乘客来到前服务间,“请问您那里不舒服”,“您有心脏病和高血压吗?”,“您带有药吗?”,我们通过临时翻译对病人一一进行了解,这时旅客也不停的用手拍打自己的胸口,我们非常焦急。通过询问得知她现在呼吸十分困难,而且脉搏跳动过速,更糟糕的是她没有任何药物,我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机长,在得到机长同意后,我们赶快将她扶到空座位处,放好枕头,盖好毛毯,并开始为她输氧,这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。此时乘务员照常在客舱为旅客提供着服务。我随即安排加机组的张洁对病人进行全程照顾,特别是监控氧气的使用情况,另外还请临时翻译随时询问病人的情况,我们大家都十分急切的期盼她能尽快好转。在大约30分钟后,她的脸上开始有了红晕,呼吸也变的比较均匀,看到病人转危为安,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此时5个小时的航程已经过半,乘务组对这次突发事件的妥善处理得到了旅客们的一致称赞。

(南航股份新疆分公司,

0荐闻榜

2006年11月4日凌晨,我提着飞行箱,走出家门,天空依然漆黑,只有西边的启明星闪着光芒,这又是一个深秋少有的好天气。今天我执行的是cz6887乌鲁木齐——广州的航班,忙碌的一天又要开始了……作为乘务长,像往常一样,我召集好组员开始航前的准备工作,对组员的证件、仪容仪表进行认真检查,对航班中的注意事项及要求作了合理安排。8:45,我们在初升阳光的照耀下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踏进机舱,检查应急设备,清点机供品,准备卫生间用品等。各项准备工作在紧张而有序的进行着。飞机于10点准时起飞,透过眩窗,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,在阳光的透射下仿佛一副精心雕琢的图画。旅客们有的在欣赏窗外的美景,有的在闭目休息,还有的在读着报纸,这一切显得十分安静。

我们的飞机终于在14:25平稳的降落在广州新白云机场。这次飞行任务结束了,发生在空中的这个小插曲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飞机停稳后,我们微笑着和旅客道别,虽然没有听到太多赞扬的话语,但从每位旅客的眼神里都能深切的感受到他们对乘务组工作的赞许,目送旅客远去的背影,我体会到作为一名乘务长所肩负的责任,虽然与旅客的相处是短暂的,在这短短的旅途中怎样让乘客充分感受到家的温暖,感受到亲情的关怀,这将是我们蓝天使者永远的追求和神圣的职责。